banner
全是石阶
2019-06-21 07:0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还有一位老太太,右手拄着拐,还挎着一个半路上小摊卖的绣花袋子,里面装满了吃的喝的,都赛的拉不上拉链了,敞着口。旁边同行的老头儿却是空着手,还跟着女儿,女儿也背着双肩包。大约是老太太不忍心女儿背的太多,要过来一部分自己拎着。一家人不紧不慢的爬着,老太太精神得很,还不停给家里其他人提气。

不过进入山门后,走在宽阔的石阶上,由于右手边有高大的乔木遮挡着阳光,不用打伞遮阳,倒也惬意。看着两边的高高低低的乔木,除了沿途石刻渐渐多起来,觉得这山和其他山似乎也没多少区别。不知它以何特色吸引人们络绎不绝前来登临。

大约两个小时后到了中天门,忽而山路向下,彷如平路,令人吃惊,难道就这样下山了?往前走,才知道,前面左首有下山的巴士车站,继续往前走就是上山的路;中天门处左首边还有索道可以上山。不过,既然是爬山,不亲自爬,就失去了意义。于是,我们继续往前走。

我们是上午七点半左右从红门进山的。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,八月中旬的天气,气温不算高,应该是不错的登山时间。

走走停停,在慢行与休息中,毕竟离目标越来越近。离南天门还剩最后一个长台阶时,我抬起头,终于看见了熟悉的面孔,正举着相机对我微笑呢。

上午十二点左右,我越过南天门,这意味着我也成了神仙。

缓步走在天街上,我居然平静如水。稍作歇息后,倚着护栏凭风远望,面前美景立刻让人惊呼自己真的成了仙人,也终于明白人们历尽艰险爬上泰山山顶的原因,也惊呼原来的付出是就为了这恍然如梦般的美景。天空是水灵灵的蓝,云彩是轻盈盈的白。面前小山头无数,在云海中飘浮,仿佛如群山朝贡天庭;白云下方是雾霾重重,那是人间凡夫俗子受难之所,现在已全然被裹在雾霭之下。如果没有这次登顶成功,怎么也无法深切体会孔夫子所言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“的广袤内涵;也不会体会出”登东山小鲁,登泰山小天下“缘由所在。面对如此仙境,才觉得时刻上一首龙飞凤舞气势磅礴的《沁园春﹒雪》中的“江山如此多娇”的咏叹是多么贴切,而又与群山相互增色。

登上玉皇顶,烟雾缭绕,参拜的香客汇集于此,在泰山最高峰上,虔诚一拜,表达夙愿。因为有信仰,所以目的明确,内心充实。

我不知道同伴在哪里,我不知道山顶在哪里,但如果我呆在原地,我就永远没法知道山顶在哪里。没有同伴的鼓励,我就自己鼓励自己吧:每抬一步角,我就离山顶进一步。

几千年以来,国人外加外国友人登临泰山的何止千千万万。登临者上至帝王将相,中到达官贵人或企业大亨,下到黎民百姓,登临的目的不同,登临的感受各异,但无不把登临泰山山顶作为荣耀。这一点,自有原因。

文人骚客登临泰山纷纷留文,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或文章无数。山上更有历代名人题刻无数,一来留下墨宝,二来歌咏泰山。

那些陡而长的山路分布越来越密集,体力消耗已近底端,几乎每走一小段就要休息一会。也不顾是什么路面了,也不管太阳直晒了,只管往台阶上一坐,能喘口气就行。进入十八盘,右手边已是悬崖,早就没有树木了。幸而低矮的护栏上装了铁扶手,虽然位置太低,抓起来不太方便,但是只要有空手的地方,就立刻伸手抓住,借着这点帮助,才有力气抬脚。在爬的过程中,最恨的就是坐在扶手边休息的人,我宁愿他们坐在路中间,因为绕过他们也要费我宝贵的体力啊!在绕行过程中,我连一脚踢开他们的心思都有了!

但我们确确实实已经行走在山路上,海拔高度渐渐升起来,中途也有较长较陡的石阶,爬过后稍作休息就继续前行,倒也没觉得有多吃力。

“我们不急,慢慢爬,只要不停,不要好久就会到的。”

我爬了一半,迎着阳光回坐在台阶上,此时衣服已经汗湿透,而山风很大,一阵阵拂面而过,凉爽舒适。真应了“天门一长啸,万里清风来”的诗句。我知道自己即将登顶成功,此刻心里更多的是难以相信。

但身边那些忽前忽后的爬山者却给了我感动。

有的人已经手脚并用的往上爬了,用拐棍的不少,这拐棍大约还是起点作用的。我没有拐棍,只有抓着扶手一步步往前挪了。

但这种陡峭也正是泰山的魅力所在,也正是吸引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的缘由之一。它的大气磅礴,它的丰厚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庙会文化,给泰山增添了无限魅力。也由于泰山曾经迎来送往过一个个帝王将相,它的山路从进入山门到到达山顶,宽度都是一样,也都比别处的山路宽敞大气。尤其令人赞叹的是山路开在两山之间,全是石阶,维护了泰山的完整性,这比给山上布满锁链和水泥的地方要感觉好了不知多少。

然而玉皇顶还在前面,山上供着玉皇大帝和泰山山神及泰山奶奶的的佛像,不少香客背着香从山底爬到山顶就为了拜一拜泰山奶奶。玉皇大帝要管的大事太多了,怎能顾及到小老百姓心中那点念想!慈祥的泰山奶奶就成了黎民百姓救苦救难的化身了。

坐在天街的白云亭子里,补充一下体力,一边吹着很凉的山风,一边恣意享受着山顶的美景,好好体会着神仙的生活。

谁知越到最后,越难爬。看似不远,却似乎永远也无法到达。每抬一步,双腿都像带起一座山。而那台阶似乎长的没有尽头,明明好不容易爬完了一个长长的近于垂直的台阶,没走两步稍微平坦的台阶,又要面对一个比刚才还长还陡的石阶,简直是没完没了。

泰山的海拔并不算高,但由于它的坡度大,山顶到山脚的水平距离短,导致了爬山难度大。不像大别山区,虽然海拔高度比泰山高,但进入山区后,是绵延数百里的起伏,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了较高的海拔地段。再比如三清山,一路全是绕山而修的栈道,栈道缓缓上升,爬了一天也不觉得累。

夕阳西下,渐渐被群山挡住,只偶尔有几抹余晖越过树林,穿过山路,投在石墙上,山谷静谧而美好。

我终于看到了泰山十八盘的石碑,仔细阅读完碑文,内心愉悦,脚步蹒跚的继续下山。回头望,南天门不见踪影了,我也渐渐重回人间,开始面对人间的酸甜苦辣了。

越往上行,路边的题刻越多,而又陡又长的石阶也越来越多,考验人体力和毅力的时刻慢慢到来。我背着包,由于遮挡着衣服不通风,后面衣服渐渐湿透。虽然山风阵阵,还是不时要擦去脸上和胳膊上的汗珠。那些碑文无论是谁所题,无论题写什么内容,无论那字迹是如何具有艺术价值,我都无心去看了。只有在歇歇脚时,才能领略欣赏一番。

我不知道,在我的艰难行进中,我已经在泰山鼎鼎有名的十八盘中了。

我回转身,坐在石阶上,惊喜的发现,刚才经过的山头已经成了矮子,我已经和远处雾霾之上的白色云头平齐。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这一步一挨中我居然超越了这么多的山。

一个妈妈在鼓励七八岁的儿子:离山顶不远了,再坚持一会就到了。自己爬到了山顶,你回去就可以很自豪地告诉爷爷,说我也爬过泰山了,还是我自己爬上的。

下山时,虽然小腿肚抖得厉害,我却可以心平气和的观看那些石刻,聆听左手边的山泉叮咚响了,连聒噪的蝉鸣也不那么讨厌了。

就这样,走走停停,我已经远远落在后面,而山顶还不知有多远,还不知有多高。在不知到达目的地之前会经历怎样的艰险,在体力越来越少时,我有些伤心了,好像被抛弃在大街上的孩子,即使身边人来人往,仍觉得孤独伤心。不知不觉中汗水和着泪水在眼圈里混合,擦了一把,再擦一把,赶紧起身继续走。

这大大的激励了我,转回身,继续追赶前面的老人,再超越前面的一对情侣。感觉到迈不开脚步时,我停下来,抬起头往上看了看,忽然看见了悬在头顶的南天门,似乎离我不远了,而那些石阶如笔直垂下的天梯摆在我的面前。

只是这山路如此宽阔,台阶如此平整,似乎找不到山的感觉,倒像是进山前的前奏——许多山都是进山前门面漂亮,进山后山路又窄又陡。有这样宽敞的山路,虽然身边游客不少,倒也不显得拥挤。和爬有些山,要排几个小时等待相比,感觉舒服多了。只是不知这样宽的路面会持续多远呢?

帝王的登山,是为了江山社稷;善男信女的一步一叩头的爬山,是为了心中的信仰;我的登山呢,为了美景?还是如豪杰般为了征服山顶的豪迈?美景自然是我所需要的,而登山中的心路成长也许更是我所需要的。

但南天门就在面前,呼唤着我上去,上去。

由于大半个国家都是雾霾肆虐,走在这山里,也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响晴的天。走到哪,都觉得雾霾笼罩,看不到瓦蓝的天,洁白的云。所以,即使身边有碧树万棵,有小溪淙淙流过,有蝉鸣阵阵,然而仰望不到蓝天,还是觉得美中不足。

还犹豫什么,继续前进就是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sd123.cn河源市皇颉电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